优YO

单身狗一枚

【Brujay】礼物

咸鱼炒饼:

#原作者柴郡汪,我又擅自加了相声小品
#没有肉,OOC,健康积极向上
#Jason生日
——————


1.
Bruce Wayne第一次如此难以抉择
——关心则乱这话真是一点错都没有,现在他的状态用手足无措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Bruce在商场兜兜转转,每次在珠宝行门口驻足,他都可以清楚地看见店员隔着玻璃门也拼命对着他发出一种“有钱就是再生父母”的友善笑容。
所以……如果他花了大价钱买下这里最昂贵的戒指放在丝绒面的盒子里送给Jason,这份礼物会不会被直接甩在自己的面门上?
他都可以想象到Jason会对他的礼物如何冷嘲热讽!
然后更糟糕的是怒气冲冲的男孩很有可能在这之后的一个月都住在他那个自以为你不知道在哪的安全屋。
这不是糊弄女伴的套路……想到这儿,Bruce觉得有点委屈。犹豫再三,他决定不再临幸那几个珠宝行。
蝙蝠侠觉得自己PASS掉这条计划的做法沉着又冷静——
很好,保持,然后继续思考……


事实上,他都这样冷静又沉稳地分析一周了!然而看上去并没有任何突破性进展。


当然啦,这一切的纠结都是有迹可循的……
今天是Jason30岁的生日,这应该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Bruce却在选择礼物这方面犯了大难。
珠宝根本不是个好主意,可是除了这个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拿出来什么让对方觉得自己不是在随便的敷衍。


Bruce不是没有咨询过Dick,但得到的诸多的建议都被他一一否决,不是不够完美……只不过太“Dick式”了。
Bruce从不认为自己可以扮演一个温暖的角色,在这一点上,他似乎有一种很微妙的自卑心理。
这种心理被他的理智隐藏得很好,直到他真正拥有了一个内心温暖的绿眼睛男孩。
他自知自己十分擅长不经意间在别人伤口上面插一把蝙蝠镖。
他这样的人值得拥有这一切吗?蝙蝠侠时常这样问自己。
所以他看到Dick和Jason相处得欢乐和谐时总有一些小感慨油然而生,但是他连一声叹息都吝啬的人,更别提向Jason吐露自己的小心思。
Bruce坐回自己车里,安全警报响个不停,他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系上自己的安全带……
但如果他拿礼物问题去打扰Alf,老管家嫌弃的眼神一定能穿透他的身体,Alfred从来是站在Jason那一边的!
是的……的确是……他有错,因为Jason的生日同时也是他们在一起的纪念日。
今年是第七年。


Bruce思考了一会儿,去年的这个时候他们在哪来着?
……他在正联值班,而Jason和往常一样在处理“哥谭事物”。
那么,再上一年呢?
他好像去了外星执行任务,他和男孩甚至一整天都没联系!
再上一个……
再再上一个……
蝙蝠侠从他的回忆中调出这些画面,他有些惊异于这些年来男孩面对这个特殊日子的平静态度,直到他回忆起第三个纪念日时男孩和他的一次争吵。
等等,很好……Bruce突然想对自己说大F打头的话。
因为,他现在终于知道了那一天的Jason为什么在他谈论工作的时候看上去十分恼火。
因为他真的就只跟他的男孩谈论了工作。
接下来的几年,这个日子就在繁忙的日常工作中被“理直气壮”地淡忘了。
他都做了什么?
……
男孩大概早已对此不抱任何期望,他是把这个本应特殊的时刻在脑内抹得一干二净了吗?
何止是不够温暖,他简直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Bruce心口微微钝痛,对自我的愤怒让他踩紧油门。


2.
驱车回到大宅,Bruce选择把自己关在蝙蝠洞面壁思过,此间他毅然决然地拒绝了Alf的帮助,Dick的询问和Tim的好奇。


红头罩刚进大宅,他连头罩都还没来得及取下Alfred就一脸担忧地告诉他Bruce已经独自在蝙蝠洞超过6个小时了,不仅不吃不喝还拒绝所有人的探视和询问,没有人知他在计划什么。


臭老头不会又想做点什么全家人都反对,但是他一意孤行的事情吧?
红头罩急匆匆地奔到洞穴里……
蝙蝠侠却不见踪影。
只有放在电脑中控上的一张薄薄的信纸。漂亮的花体,潇洒的钢笔字迹明显是出自Bruce之手,便签纸的右下角还附上了一句话:
“来这里见我……”


Jason思考了仅半分钟……然后迅速地把纸片折叠好放进内兜,毫不犹豫地从武器库补充好自己的弹药,骑上重机车就往哪个地址飞驰而去。
他的心里七上八下,但愿这不是个陷阱,老家伙你要是能在自己蝙蝠洞都能被别人拐走我就给你买全美国最好的老年人电动轮椅!


Jason最终停在了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住宅区前,一栋栋的小别墅,围着白色的栅栏,米黄色墙壁和蓝色房顶,还有被各色鲜花铺满了的小小草坪。
男孩再次确认了下地址……
没错啊,什么情况?这个“陷阱”未免有点甜得掉牙。
从车上下来,心中一边盘算着紧急预案ABCD,一边戴上了自己的头罩和把子弹上膛。熟练地清点了身上的所以装备,确认完毕后,红头罩霸气外露地就从正门撞了进去。


尴尬的是……那扇门并没有锁。
这一撞Jason直接扑进了房间……
然而没有他设想中的针锋相对,兵戎相见,甚至所有的火药味儿都只源于他自己携带的武器。
因为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围着花围裙端着汤锅的Bruce。
他的臭老头正站在开放式厨房的餐桌边……愣愣地看着扑倒在地还不忘举着枪瞄准的他。
我看不透你了,Bruce。他们大眼瞪小眼,僵持着,直到Jason慢吞吞爬起来然后悻悻地收回了枪……
搞什么!自己这一连串的动作简直看上去就像一个智障!还好啊,他有头罩……


3.
“所以你把我约来这里就是想让我吃你做的饭?”当两人都坐在餐桌边喝着暖融融的牛肉蔬菜汤时,Jason都还有一些恍惚。
Bruce是尴尬的,因为这跟他预期的设想有了那么一些不一样……
好吧是很不一样!
他想象中的那些浪漫那些感人都没有发生,他该庆幸最起码那锅他报废了一只炖锅的牛肉蔬菜汤没有被当时撞进屋的Jason打成筛子。


“生日快乐……Jay……”Bruce选择忽略对方的质疑生硬地按照自己剧本上的预期继续尴聊到底。
Jason没有回话只是继续吃着Bruce做的太过软烂的意大利面和看起来有些过火的芝士焗蜗牛。
Bruce不知道Jason怎么想的……也只能惺惺的扒拉着眼前看起来就不太好吃的意面。这一顿是他花了心思亲力亲为的,每一道菜从买材料到烹饪都是他亲手为之,他只是想给他的男孩一点特殊的东西。
比如他想补偿对方生日纪念日自己的缺席,比如自己糟糕的厨艺总算可以折腾出能见人的一餐,比如这套看起来很普通却温馨的小房子……


“如果……我说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是蝙蝠侠,你也不想再做红头罩…我是说……那个…你愿意一直跟我住在这个房子里面…吗。”Bruce一直用叉子搅着面前盘子里被他弄得稀烂的意面。
说这句话的时候虽然开头声音还算清晰洪亮,最后结尾却好像被吞到嘴里一样含含糊糊的并不清楚。他觉得自己糟糕透了。7年……自己好像什么都没有给过Jason……却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说出这种好像希望对方来给自己养老的话。


Bruce Wayne你简直是糟透了……Jason还那么年轻,也许不久的将来他会有更好的选择,谁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现在说这些为时过早,莫名其妙。
余光扫到因为自己的话语停下刀叉的青年的手……目光继续往上,Bruce停住了,他看着男孩的脸庞愣了三秒之后迅速站起来两部跨到桌对面的Jason面前,有些无措的把对方搂进怀里。
Bruce有些震惊,自己只是给了对方这一句话,男孩那翠绿的眼睛里就已装不下更多泪水。
“Sorry…Sorry…”Bruce低下头吻上青年不停滑落眼泪的眼角。却被Jason给了腹部一拳,随之胸口又挨了一下。Bruce吃下这几拳后随手抓住青年一直攻击自己的手,“sorry…Jay…sorry”


“谁他妈要你的道歉!你特么就会道歉!!老混蛋!”青年哭着试图挣扎出自己的手臂,“你自己老了就坐电动轮椅去吧!我单都下了!”
“你要走吗?”Bruce把怀里的人抱得更紧,更多亲吻落在男孩的眼角和脸颊。
“反正我一直一个人!!我都习惯了!”男孩的眼泪诉说着这些年来男人总不在他身边的落寞和委屈,这些控诉让Bruce恨不得让男孩朝他的心窝开上几枪。
“……”Bruce沉默着,这时候他的那点小自卑被放大得如此致命,令他喉咙发苦,他给的那么少,求的又太多。
“臭老头”青年终于停下了不断挣扎的手臂,“意面太烂了。”
“你能不能教教我……”蝙蝠式的笨拙争取,也许他不再能有这个机会了。
“下次做不好等着吃枪托!”Jason一把搂住Bruce的脖颈深深埋进了对方的颈窝,灼热的泪水抹在了男人的皮肤上。
这礼物说来不怎么贵重对于青年来说却仿佛是一记重如千斤的承诺——
这个男人的人生将永远与自己的交织在一起,这是个一辈子的承诺。
“Jay……生日快乐。我爱你…My boy…”Bruce搂紧怀里的青年把一个郑重的吻落在青年绯红的耳根。
END.


————————
这篇文由于自己的咸鱼拖了几个月……对不起柴郡汪。
_(:з」∠)_谢谢你们看到这里啦!

【Brujay】与时间一同诞生的故事 3-晨曦之星

Neldorien:

与时间一同诞生的故事




红头罩:灰烬化至尘埃限时解谜点梗里的第一个猜出谜底的人: @失忆煽动 点的梗。替身梗。




3 晨曦之星




同太阳一样坚定,


总是从东方升起。




一个月后布鲁斯终于允许杰森穿上罗宾制服跟他去夜巡。只有在夜巡时杰森可以走出韦恩庄园。




布鲁斯全副武装地走进蝙蝠洞时,杰森已经靠在蝙蝠车上等他了。暗红色的胸甲,墨绿色的腿甲,年轻英雄都穿不了的黑色披风。还有胸前的R字徽章。他的杰森看起来英气逼人,多米诺面具只让杰森更好看了。




夜巡是你死我活的战斗,而不是一支飞跃在哥谭城区屋顶上的舞蹈。但杰森用钩爪飞过屋顶时,是力量、速度和训练有素的具象,不像迪克那样有纯粹的马戏体操天赋,而是像布鲁斯。两人之间的默契深入灵魂,经过格斗训练和床上的结合,连心跳的节奏都一致。




这是属于他们的永恒。




杰森如今睡在布鲁斯的房间里。布鲁斯和他的性是夜巡的延续,热情得仿佛仍在夜空中飞翔。温柔得有时会让杰森感到恍惚,好像他不只是一个代替品。不只是用来给蝙蝠侠发泄夜巡后多余的精力的洞。




但他知道自己的位置,布鲁斯已经将这点深深地烙进他脑海里。没有什么比被自己所爱的人持续伤害更痛苦了。




直到小丑抓走了罗宾。




杰森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废弃厂房里,被绳索绑在一张椅子上。和他被抓回蝙蝠洞时一样。但走向他的是小丑,蝙蝠侠的宿敌。




小丑穿着条纹紫色西装,胸带上插了一朵斑点百花。手上握着的铁撬棍拖在身后,刮在水泥地上发出可怕的拖拽声。混合了疯狂神经质的大笑。小丑围着他的猎物绕了一圈,再把撬棍的钩子抵到杰森的下巴上。杰森向后靠远离它,小丑看起来十分满意。




小破知更鸟对这一切一无所知。但小丑很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抓杰森。




他和蝙蝠侠走得太近了。




“你嫉妒罗宾,”哈莉曾经指责他,“因为他与蝙蝠侠的关系比你更近。”




是蝙蝠侠让他从红头罩变成了小丑,是蝙蝠侠将他推进ACE化学工厂的处理池里,让他成为了他自己。蝙蝠侠与小丑,哥谭永恒的追逐和传奇。而眼前的罗宾,轻而易举地毁了这一切。




“谁在那啊,”小丑挥着撬棍咯咯笑,“罗宾鸟,你可以尖叫,然后大蝙蝠就会找过来。”




蝙蝠侠不会来找他了。杰森心里最清楚这点,似乎小丑还不明白。




“你抓了错的罗宾,”杰森轻笑一声说。




蝙蝠侠根本不会在他身上浪费时间。换掉他之前不需要找到他的尸体,也不用看小丑喜欢拍的那些扭曲的死亡录像。一周内就可以动手了。下一个罗宾可以是一个中上阶级的天才程序员,操起来可能会比他这种混犯罪巷的特别。




“我抓了完全正确的那个,”小丑这么说的时候听起来一点都不像已经疯了,“总共有两个罗宾,哈哈哈。”




“我告诉你,疯子。你抓了错的那个罗宾,”杰森边反驳小丑边尝试挣脱绳索。他被布鲁斯抓回去的时候无法挣脱,但如今他有了一切训练。蝙蝠侠不会来找他的,所以他只能靠自己从小丑这逃脱。




“他碰了你,但没有碰他,”小丑哈哈大笑,像发现了天大的秘密。




这句话让杰森突然感到恐惧,蓝眼睛睁大,小丑还知道什么?




“一开始我也以为是另外一个,毕竟他比你出现得早,”小丑若有所思地解释,他已经纵横哥谭多年了,首先有两个罗宾这智障都能看出来。但关键是哪一个,“但蝙蝠侠追着你的样子,他看着你的样子……”




接下来的句子才是最让小丑感到愤怒的,但小丑就是哥谭的真相,“他甚至愿意为你付出性命。”




“那么你不了解他,”杰森平静地说。在这最危险的时刻,面对了哥谭最残忍的罪犯,杰森知道自己其实无法活着走出这个仓库。再见了,布鲁斯。




小丑看了眼前的罗宾。他能看出蝙蝠侠为何沉迷于杰森。杰森身上有一种气质,一种无法被打碎的坚韧。安静得像流水,激烈时又是火焰。但是没有人是无法被打碎的。




“现在,在我们等蝙蝙来救你的时候,”小丑露出突然凶狠的大笑,“小丑叔叔要教你一些做人的道理。”毁了他,毁了罗宾蝙蝠侠就再无所爱。




第一下撬棍落在杰森的下巴上,将他的头打得猛甩向左侧。然后小丑将椅子推倒,用撬棍往杰森的胸口上猛砸,打碎骨头,撕出血花。但在小丑问他蝙蝠侠是谁的时候,杰森什么也没说,把血吐到小丑脸上。




“真没礼貌,”小丑拿出一小块白色丝巾擦掉脸上的血,干巴巴地评论到,“我该教你点礼貌……哈哈哈,算了,我还是继续用撬棍打你吧。”




杰森没有理会。他的肋骨肯定被打断了几根。胸口痛得一片混沌火烧的模糊,呼吸也很难继续。他把所剩无几的意识集中在试着挣脱反绑着他的绳索上,不专业的绑法根本不能困住一个罗宾。小丑发现他的垂死挣扎后笑出天际。




“我能帮你,你知道,哈哈哈哈,”小丑拿出小刀,转了一圈,切断绳索与椅子的连接处。把杰森用撬棍打得翻转过去。他的手仍被绑着。




下一撬棍落在杰森的右脚踝上,撕出可怕的断裂声。白光炸开般的剧痛冲进杰森的脑海,他尖叫。然后小丑继续砸,直到他的小腿也折断。恍惚中杰森试着在地上爬离小丑,这个动作让他终于够到了一把蝙蝠镖。




“蝙蝠侠是谁?”小丑逼问,但比起得知蝙蝠侠的真实身份。他更专注于用撬棍把杰森的身体一点点打碎。如果一根骨头在第一下的时候只是裂开了,那么他就反复地打同一个部位,确保都折断。




但无论被怎么折磨,杰森也没告诉小丑蝙蝠侠的名字。布鲁斯不会去找一个替代品,玩过就扔给小丑毁掉。被小丑打断四十多根骨头后杰森仍有意识,一个人并不能承受更多痛苦。但他仍希望蝙蝠侠会来找他。




所以他什么也不会告诉小丑。




杰森的死亡是漫长而痛苦的摧毁。撬棍落下的声音,歇斯底里的笑声,疼得叫不出来只剩喉咙里微弱的闷哼。地上积聚起他的血。即使他能在小丑的撬棍殴打下存活,浑身都碎掉,也对蝙蝠侠完全没有用了。




他希望布鲁斯会来找他,抱着他,做什么都好。他不想一个人死在不知道什么地方。杰森用蝙蝠镖切断绳索的瞬间,得到了一次小丑弯腰凑近的机会。他仍然是一个罗宾。布鲁斯将他关在庄园里没日没夜地训练变成了这样。




一秒之内杰森用掉了他最后的体力,撞倒小丑后一刀割开小丑的喉咙。他的手臂已经断了,但发着抖也将蝙蝠镖卡在小丑的脖子内,割开颈动脉,小丑笑死在自己的血里。




杰森仰面倒在小丑身边。被撬棍打断的肋骨刺进他的肺,他喘息了几下就渐渐无法呼吸,死在极其痛苦的窒息里。他是在认为自己不过是一个替代品中死去的。




蝙蝠侠赶到时地上有两具尸体。一个是他的宿敌,另一个是他的挚爱。黑暗骑士跪在两具尸体面前,和29年前在犯罪巷里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