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YO

单身狗一枚

【Brujay】与时间一同诞生的故事 3-晨曦之星

Neldorien:

与时间一同诞生的故事




红头罩:灰烬化至尘埃限时解谜点梗里的第一个猜出谜底的人: @失忆煽动 点的梗。替身梗。




3 晨曦之星




同太阳一样坚定,


总是从东方升起。




一个月后布鲁斯终于允许杰森穿上罗宾制服跟他去夜巡。只有在夜巡时杰森可以走出韦恩庄园。




布鲁斯全副武装地走进蝙蝠洞时,杰森已经靠在蝙蝠车上等他了。暗红色的胸甲,墨绿色的腿甲,年轻英雄都穿不了的黑色披风。还有胸前的R字徽章。他的杰森看起来英气逼人,多米诺面具只让杰森更好看了。




夜巡是你死我活的战斗,而不是一支飞跃在哥谭城区屋顶上的舞蹈。但杰森用钩爪飞过屋顶时,是力量、速度和训练有素的具象,不像迪克那样有纯粹的马戏体操天赋,而是像布鲁斯。两人之间的默契深入灵魂,经过格斗训练和床上的结合,连心跳的节奏都一致。




这是属于他们的永恒。




杰森如今睡在布鲁斯的房间里。布鲁斯和他的性是夜巡的延续,热情得仿佛仍在夜空中飞翔。温柔得有时会让杰森感到恍惚,好像他不只是一个代替品。不只是用来给蝙蝠侠发泄夜巡后多余的精力的洞。




但他知道自己的位置,布鲁斯已经将这点深深地烙进他脑海里。没有什么比被自己所爱的人持续伤害更痛苦了。




直到小丑抓走了罗宾。




杰森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废弃厂房里,被绳索绑在一张椅子上。和他被抓回蝙蝠洞时一样。但走向他的是小丑,蝙蝠侠的宿敌。




小丑穿着条纹紫色西装,胸带上插了一朵斑点百花。手上握着的铁撬棍拖在身后,刮在水泥地上发出可怕的拖拽声。混合了疯狂神经质的大笑。小丑围着他的猎物绕了一圈,再把撬棍的钩子抵到杰森的下巴上。杰森向后靠远离它,小丑看起来十分满意。




小破知更鸟对这一切一无所知。但小丑很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抓杰森。




他和蝙蝠侠走得太近了。




“你嫉妒罗宾,”哈莉曾经指责他,“因为他与蝙蝠侠的关系比你更近。”




是蝙蝠侠让他从红头罩变成了小丑,是蝙蝠侠将他推进ACE化学工厂的处理池里,让他成为了他自己。蝙蝠侠与小丑,哥谭永恒的追逐和传奇。而眼前的罗宾,轻而易举地毁了这一切。




“谁在那啊,”小丑挥着撬棍咯咯笑,“罗宾鸟,你可以尖叫,然后大蝙蝠就会找过来。”




蝙蝠侠不会来找他了。杰森心里最清楚这点,似乎小丑还不明白。




“你抓了错的罗宾,”杰森轻笑一声说。




蝙蝠侠根本不会在他身上浪费时间。换掉他之前不需要找到他的尸体,也不用看小丑喜欢拍的那些扭曲的死亡录像。一周内就可以动手了。下一个罗宾可以是一个中上阶级的天才程序员,操起来可能会比他这种混犯罪巷的特别。




“我抓了完全正确的那个,”小丑这么说的时候听起来一点都不像已经疯了,“总共有两个罗宾,哈哈哈。”




“我告诉你,疯子。你抓了错的那个罗宾,”杰森边反驳小丑边尝试挣脱绳索。他被布鲁斯抓回去的时候无法挣脱,但如今他有了一切训练。蝙蝠侠不会来找他的,所以他只能靠自己从小丑这逃脱。




“他碰了你,但没有碰他,”小丑哈哈大笑,像发现了天大的秘密。




这句话让杰森突然感到恐惧,蓝眼睛睁大,小丑还知道什么?




“一开始我也以为是另外一个,毕竟他比你出现得早,”小丑若有所思地解释,他已经纵横哥谭多年了,首先有两个罗宾这智障都能看出来。但关键是哪一个,“但蝙蝠侠追着你的样子,他看着你的样子……”




接下来的句子才是最让小丑感到愤怒的,但小丑就是哥谭的真相,“他甚至愿意为你付出性命。”




“那么你不了解他,”杰森平静地说。在这最危险的时刻,面对了哥谭最残忍的罪犯,杰森知道自己其实无法活着走出这个仓库。再见了,布鲁斯。




小丑看了眼前的罗宾。他能看出蝙蝠侠为何沉迷于杰森。杰森身上有一种气质,一种无法被打碎的坚韧。安静得像流水,激烈时又是火焰。但是没有人是无法被打碎的。




“现在,在我们等蝙蝙来救你的时候,”小丑露出突然凶狠的大笑,“小丑叔叔要教你一些做人的道理。”毁了他,毁了罗宾蝙蝠侠就再无所爱。




第一下撬棍落在杰森的下巴上,将他的头打得猛甩向左侧。然后小丑将椅子推倒,用撬棍往杰森的胸口上猛砸,打碎骨头,撕出血花。但在小丑问他蝙蝠侠是谁的时候,杰森什么也没说,把血吐到小丑脸上。




“真没礼貌,”小丑拿出一小块白色丝巾擦掉脸上的血,干巴巴地评论到,“我该教你点礼貌……哈哈哈,算了,我还是继续用撬棍打你吧。”




杰森没有理会。他的肋骨肯定被打断了几根。胸口痛得一片混沌火烧的模糊,呼吸也很难继续。他把所剩无几的意识集中在试着挣脱反绑着他的绳索上,不专业的绑法根本不能困住一个罗宾。小丑发现他的垂死挣扎后笑出天际。




“我能帮你,你知道,哈哈哈哈,”小丑拿出小刀,转了一圈,切断绳索与椅子的连接处。把杰森用撬棍打得翻转过去。他的手仍被绑着。




下一撬棍落在杰森的右脚踝上,撕出可怕的断裂声。白光炸开般的剧痛冲进杰森的脑海,他尖叫。然后小丑继续砸,直到他的小腿也折断。恍惚中杰森试着在地上爬离小丑,这个动作让他终于够到了一把蝙蝠镖。




“蝙蝠侠是谁?”小丑逼问,但比起得知蝙蝠侠的真实身份。他更专注于用撬棍把杰森的身体一点点打碎。如果一根骨头在第一下的时候只是裂开了,那么他就反复地打同一个部位,确保都折断。




但无论被怎么折磨,杰森也没告诉小丑蝙蝠侠的名字。布鲁斯不会去找一个替代品,玩过就扔给小丑毁掉。被小丑打断四十多根骨头后杰森仍有意识,一个人并不能承受更多痛苦。但他仍希望蝙蝠侠会来找他。




所以他什么也不会告诉小丑。




杰森的死亡是漫长而痛苦的摧毁。撬棍落下的声音,歇斯底里的笑声,疼得叫不出来只剩喉咙里微弱的闷哼。地上积聚起他的血。即使他能在小丑的撬棍殴打下存活,浑身都碎掉,也对蝙蝠侠完全没有用了。




他希望布鲁斯会来找他,抱着他,做什么都好。他不想一个人死在不知道什么地方。杰森用蝙蝠镖切断绳索的瞬间,得到了一次小丑弯腰凑近的机会。他仍然是一个罗宾。布鲁斯将他关在庄园里没日没夜地训练变成了这样。




一秒之内杰森用掉了他最后的体力,撞倒小丑后一刀割开小丑的喉咙。他的手臂已经断了,但发着抖也将蝙蝠镖卡在小丑的脖子内,割开颈动脉,小丑笑死在自己的血里。




杰森仰面倒在小丑身边。被撬棍打断的肋骨刺进他的肺,他喘息了几下就渐渐无法呼吸,死在极其痛苦的窒息里。他是在认为自己不过是一个替代品中死去的。




蝙蝠侠赶到时地上有两具尸体。一个是他的宿敌,另一个是他的挚爱。黑暗骑士跪在两具尸体面前,和29年前在犯罪巷里一样。



评论

热度(44)

  1. 优YONeldorien 转载了此文字